后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后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9:17 阅读: 来源:后桥厂家

安箬回想昨晚的疯狂。

天,昨天,前天,都是她的危险期,他们可什么措施都没做。

安箬越想越着急,匆匆抓起衣服,十万火急的样子,终于引起秋白羽的注意。

“这么急着干什么去,乖,再陪我睡会!”秋白羽慵懒地说。

安箬不理他,她得抓紧去买药,不是说72小时内有效么,兴许还来得及补救!

秋白羽见她如此匆忙,顿时明白过来,抚着酸胀的脑门说:“箬箬,吃那个伤身体!顺其自然好了!”

说时人已朝她步来, 上身光溜着,下身随便搭了条浴巾。

他身材极好,小腹平坦坚硬,健美的让她面红耳赤,如果说前天她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与他缠绵了一番,那么昨晚,她可是完全清醒着的,她居然没有推开他……

他的持久耐力,她算是见识到了,比起十年前技术娴熟的让人叹为观止。

一个念头在她心底冒起。

这些年他到底与多少女人滚过床单?

秋白羽见她明明盯着自己,眼皮却眨也不眨,思绪似乎已开游,料到她定在胡思乱想,伸手捏住她下巴说:“别冤枉我,此生有你足矣!要不,这两日怎会食不果腹!我好像又饿了!”

他这话说得分外煽情,说时,又吻了过来。

安箬自然不依他,挣了挣,没挣开,反倒将他腰上的浴巾给扯了开。

“轰”,一览无余!她的脸红得已自燃。

思绪化为零,等她清醒,两人又滚回床上,新的一番缠绵又开始。

安箬被秋白羽折腾的连想事的力气都提不起,哪里记得去买药补救,等她醒来,已是晚上。

秋白羽衣冠楚楚地坐在床前,望着她笑:“亲爱的,带你回家见妈吧!”

安箬心窜到了嗓子口,她是不是就要见到那个人了?

手紧紧攥着被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掌心里沁满了细密的汗珠。

秋白羽见她面色不好,握住她的手说:“别担心,凡事有我呢!”

安箬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他。

在车上秋白羽告诉她,在他六岁的时候,他妈妈就与爸爸离了婚,妈妈是**部长,这些年与他显少见面,爸爸自两人离婚后,一直居在国外,十多年前就重组了家庭。

这回他妈妈知道他回国了,特放下工作赶来看他,今晚在某国际饭店摆了酒宴。

安箬心怦怦直跳。

没想到秋白羽的妈妈如此有来头,居然是**部长,难怪当年那市长的秘书会亲自出动,可那人又是谁?

安箬不知道今晚那人会不会在场。

当年她来不及看清那人的样子,只匆匆瞥了眼,看到一角藏青色的西装领,和那秃了顶的脑门。

“都请了些什么人?”安箬忍不住开口。

“一些旧亲戚和我妈的几位老同学!”

安箬点头,希望能见到那个人。

秋白羽的那位部长妈妈见秋白羽带了个女孩来,原本笑盈盈的脸,顿时僵了住,见两人还手挽手的,脸色瞬间铁青。

这位部长显然不是很待见安箬,无形中给安箬带来一般压抑。

安箬几次想抽回手,秋白羽都不让。

“你妈生气了,还不放手!”安箬瞪了他一眼,伏在他耳边小声说。

秋白羽不以为然,笑了笑:“我把她未来儿媳妇带了来,她有什么不高兴的!”

秋白羽牵着安箬与前来的客人一个个打起招呼。

突然一位宽脑门的中年男子步了来,见到安箬时,男人微微一怔,面色瞬间煞白,握着玻璃杯的手隐隐发抖。

安箬知道那人定是认出了自己,忙抽回自己的手,从服务员手中拎起一杯香槟,冲那中年男人走去。

秋白羽见她朝牟局长步了去,跟上她脚步说:“你认识他?”

安箬勾嘴冷笑,这人化成灰她都认得。当年这人若是没有用言语刺激她父亲,她父亲也不可能心脏病突发而亡。

“牟叔叔!”秋白羽抢在安箬之前礼貌的与对方打起招呼。

牟局长应了秋白羽一声,慌忙调移目光。

这位牟局长显然在逃避什么,安箬又怎肯给他这个机会。她找了这人十年,怎能轻易放过他。

“牟叔叔好久不见!自那日算来,已有十年!”安箬将香槟向他举了举。实则握着杯子的指尖早已苍白,明明脸上在笑,心里却恨不得拿杯子砸死这混蛋。

“你认识我?”牟局长不愧是官场上打滚过来的,即便情绪再激动,仍能做到面不改色。

“不认得!不过安国智应该认得你!”安箬回答十分坚决,有意将父亲的名字音量抬高。

牟局长身躯一僵: “国智……他可好?”

安箬嗤鼻冷笑,都这个时候,这人还能如此淡定,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继而将杯中的香槟晃了晃:“托您的福,十年前,他老人家心脏病突发死了!”

牟局长与秋白羽同为一怔。

秋白羽隐隐猜到了什么,见安箬一口气将杯中的香槟饮尽,察觉她情绪已失控,忙将她攥至一旁说:“你爸的死,跟牟叔叔有什么关系!”

安箬压抑的情绪终于失控,泣不成声地说:“我爸原本好好的在菜市场卖菜,这个人带着市长的秘书前去,不知与我爸说了些什么,我爸他就……心脏病发作死了!”

秋白羽将安箬拥进怀里,再看那边的牟局长似乎面色不怎么好,一副惊魂失措地,却被秋白羽的母亲唤了住,两人不知谈了些什么,秋白羽母亲像遭了雷劈般,半天回不了神。

秋白羽觉得母亲与牟局长有事瞒着自己,忙对安箬说:“箬箬在这等我,我有点先过去下!”

安箬情绪难抑,机械地点点头。

秋白羽去找自己的母亲,发现母亲已不在,问了母亲秘书才知母亲约了牟局长在谈话。

秋白羽去找母亲,无意中听到两人的谈话:“没想到国智他……死了!箬箬她会怎么想我!我不是个好父亲!”

牟局长捶胸痛泣。

如此情绪失控的牟局长,秋白羽还是头回见到,在他印象里,这位牟叔叔从来都是一副天塌下来都不变色的。怎么谈到安箬的父亲情绪变化如此之大?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明日大结局了哈,不过要到下午了,周末睡个懒觉吧!好了明天见!

金属鲍尔环现货铝材质鲍尔环填料吉林不锈钢鲍尔环

思茅现货直销

东莞谢岗电缆收购站

6方下水道吸污车报价

来宾市24小时自助带屏幕制冷售货机工作原理

南通CPVC电力管市场价格研究

施工企业入京备案流程介绍如何备案

多功能公路喷洒车价格电动雾炮喷洒车

防结块白炭黑防结块二氧化硅生产厂家

洗砂机淄博轮斗式破碎洗砂机制造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