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后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夜色中睁大眼睛他们为飞机护航【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00:59 阅读: 来源:后桥厂家

杨银满检查飞机前起落架。

检查座椅下面的救生衣。

时间:9月25日23时到9月26日3时人物:山西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机务保障部工作人员杨银满9月25日夜,室外只有15℃,街道上少了白天的喧嚣,伴随着瑟瑟秋风,显得更加清冷了几分。与街道上的清冷相比,太原武宿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却是一派繁忙景象。随着一架架飞机的降落,旅客通过廊桥陆续下了飞机,配餐车驶近飞机补餐,航油车开始给飞机加油,货运部工作人员忙着装卸行李……在这些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中,机务保障部维修放行人员的身影始终在飞机周围,他们需要仔细对每架飞机进行适航检查工作。工作8年有余的杨银满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夜晚对他来说是忙碌的,受上海天气的影响,一些航班的抵达时间无法确定,他和同事们要随时待命……

9月25日23时05分

停机坪前待命 等待即将着陆的飞机

太原武宿国际机场机务保障部值班室里,机务维修放行人员们虽然坐在椅子上休息,但眼睛却始终盯着航班动态的电子屏幕。9月25日23时03分,杨银满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穿上反光背心,拿着接机工具离开值班室,去往102号停机位前。原来,从南京飞回太原的KY8320次航班即将在23时20分到港。23时05分,来到停机位前,杨银满先是检查了一遍机位上是否有杂物,然后站在指定区域等待。“我们得在飞机到港前15分钟到场,检查机位的适用情况。”杨银满说。室外15℃的气温,伴随着秋风,记者感到一阵阵凉意袭来,而一边的杨银满却不以为意。他说,这样的天气还是不错的,遇到大雪、大风天,他们依旧要站在这里等飞机到港。对他们来说,最喜欢的就是准点抵达的航班。以前,他最长的一次等待是一个小时,“不管这一个小时的天气是雨天、雪天还是大风天,我们都要站在室外等待,有时你看着外面好好的天气,突然就下起雨来,雨衣都来不及穿。”23时20分,航班准时抵达,杨银满双手挥动指挥棒给机组人员提供停机信号。看到飞机停下,杨银满说,这架飞机要在机场过夜,他和同事要对飞机进行航后检查,接下来即将是两个小时不停歇、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时间。杨银满说,机务维修放行人员一般是上两天班休两天。上班的这两天,他们是白班、夜班倒,一个班12个小时,高峰期还会临时加班。白天,一般是对短停飞机进行过站检查,对即将飞行的飞机进行航前检查;晚上,除了白天的这些检查外,还要对在机场过夜的飞机进行航后检查。

9月25日23时25分

机身、发动机、起落架 拿着手电筒挨个细细看

飞机降落后,旅客离开飞机,机场多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开始工作。9月25日23时25分,杨银满站在飞机旁,和同事把轮挡放置在飞机的3个起落架两侧。虽然地面灯火通明,但光线还是比不上白天,他们拿着手电筒,开始仔细检查机头上的设备是否完整,检查前起落架上的机轮磨损是否超标,再看前起落架上的各个零件是否缺损。接下来要检查飞机右侧的机身,检查发动机的风扇叶片是否完整、发动机是否有非正常的漏油情况。虽然此时发动机已停止运转,但站在发动机前,记者还是能感受到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发动机的旁边有一个发动机滑油盖板,打开这个盖板,杨银满开始添加滑油。他说,汽车开半年可能才会加一次润滑油,但飞机飞一趟回来就要添加。加好滑油后需要把盖子拧住,还要双人交叉确认口盖关闭。发动机的滑油如果在飞行中一直泄漏,容易引发事故,这对于机务来说是严重维修差错,是不允许出现的。“这一行,工作很细很繁琐,我们都有了强迫症,干过的活还要回头检查一下,就怕有失误的地方。”杨银满说。发动机检查完还要检查飞机的轮舱,那里面密密麻麻有很多传动系统及操控系统。“这个位置是起落架位锁上的弹簧,丢了的话会影响起落架的正常收放,我曾发现过一架飞机起落架上弹簧丢失的事。”离开轮舱,检查主起落架后,就要看尾撬是否有磨损。“飞机起飞的时候,是机头朝上,如果尾撬有磨损,就说明飞机在起飞的时候抬头超限导致尾撬与地面接触,这样就要对机身进行相关检查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右侧机身检查结束后,杨银满又绕到左侧,对机身上的几十个细节挨个检查。这些检查结束时,时间已到了9月26日0时07分。

9月26日0时07分

驾驶舱内按钮密密麻麻 检查来不得半点马虎

在对机身进行检查的间隙,看着旅客已离开飞机,杨银满曾进过一次驾驶舱,和机长确认飞机飞行状况是否有异常,与乘务长确认客舱是否有问题。对机身的检查结束后,9月26日0时07分,杨银满再次来到驾驶舱,坐在驾驶座上开始对面前的设备进行检修。记者看到,驾驶座位前方、旁边及后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按钮,每个按钮上的标识全是英文。一边按着按钮,杨银满一边给记者解释起来:“我正在检查的是发动机参数,刚才在下面给飞机加的滑油,在这儿就能看到参数。”“这是失速警告装置,我也要打开测试。”在杨银满打开失速警告装置不久,记者就感觉到飞行操纵杆一直抖动着。在打开火警测试后,报警的铃声响了起来。“这是电瓶,离机的时候要确认把电瓶关掉,如果不关,电瓶会亏电,很可能导致第二天飞机的延误。”……杨银满边检查边在飞行记录本上记录着,一行中文一行英文。“干我们这行的大部分都是从专业院校毕业的,我是毕业于中国民航大学,工作两到三年后,先考取机务维修人员基础执照,再分别考取某几个机型的合格证。只有拿到了相关机型的放行授权,我们才能检查放行。我们在检查签字后,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所以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要精细再精细,细致再细致。”杨银满说。31项挨个检查一遍,时间又过去了23分钟。

9月26日0时30分

客舱里应急设施、易丢物品 一个不漏都要清点

从驾驶舱出来后,9月26日0时30分,杨银满来到客舱,他先拿出“客舱易丢物品部分核对单”对清单上的东西进行清点,“这是5个加长安全带,这是婴儿救生衣……”杨银满说,如果这些物品缺失,这架原本满载144人的飞机可能就要减客。这些东西通常会放在第一排的行李架上,他有一次检查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婴儿救生衣,最后在客舱机尾处找到了。之后,杨银满还要仔细检查飞机上的应急设备,灭火瓶、急救箱、氧气面罩等,都要检查是否在有效期之内,压力是否足够。“每人座位的下方都有救生衣,有的旅客出于好奇会把救生衣拿出来,我们都要把救生衣放好。”说着,杨银满开始弯腰在每个座位下摸救生衣是否都在。“在检查救生衣时,我还捡到过iPad,最后还给了失主。我想跟旅客说的是,在飞机上丢了物品,要联系机场,不管是我们还是其他工作人员捡到后,都会上交到机场的失物招领处。”检查完座位下方的救生衣后,杨银满来到卫生间,门一打开,记者就闻到一股特别浓的臭味。“卫生间我们也要查,看上面烟雾探测器的绿灯是否亮着。”杨银满说,有时还要通马桶,通常是戴着手套用手去掏马桶里的杂物。一次,一架飞机只在机场停留一个小时,同事根本没有时间去拿任何工具,马桶疏通后,粪便倾泻而下,同事被溅了一身。“希望大家在乘坐飞机时不要往马桶里扔任何杂物,即使是一张卫生纸,也会堵塞飞机上的马桶。”杨银满说。客舱里的20项查下来,用了近半个小时。“所有的检查都已结束,现在去关闭飞机上的供电及供气系统,锁好登机门,贴上封条。不过,今天边说边干活,我得再去把容易遗忘的地方再检查一遍。”说完,杨银满又去检查了。直到9月26日凌晨1时20分许,他才把飞机上的前后两个电子舱门、登机门及两个货舱门贴上了封条。这架飞机的航后检查结束了,但杨银满的工作还在继续。受上海天气影响,原本在9月25日18时就要飞回上海的航班一直延期,刚刚才决定要在武宿国际机场过夜,他们又要对这架过夜的飞机进行航后检查;要飞回武宿机场的一架飞机受天气影响,不知何时才能抵达。已经是后半夜了,但对于杨银满和他的同事来说,工作才刚刚开始……

记者手记

跟在杨银满的身旁,看他从飞机下面到驾驶舱再到客舱,一项一项地检查,他一会儿低头,一会儿仰头,一会儿弯腰,一会儿下蹲,记者感受到了他的那份认真、仔细与精神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如今,坐飞机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成了一件普通的事儿。但人们不知道的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夜色中睁大了眼睛,仔细再仔细,认真加认真,不放过任何一处异常。正是有了他们,我们才能放心坐上飞机,安全出行,安全回家。感谢他们!

采写 本报记者 杨洲芬

摄影 本报记者 胡续光

无双飞将手机版

剑宗情缘下载

三国英杰传手机破解版

封神策(蓝光3d)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