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后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纳粹统治下的德国群众是如何看待纳粹党的

发布时间:2020-04-21 17:37:18 阅读: 来源:后桥厂家

说起德国,现在普片人都认为德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民众。从古代到今天,都是一个非常严谨,做事极其认真的国家。那么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在20世纪上半页的时候把自己弄得生灵涂炭,搞成了一个以纳粹党为首的集权主义国家。那么在当时德国的民众对于纳粹党的这一行为有着怎样的看法呢?现在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下吧。

那时候,德国国内经济危机闹得很凶,很多人好几年没有一份像样的工作,三天两头失业,工资低得要死,物价又高得要命,简直活不下去。内部各种崩坏,外部也是各种凄惨,外交政策软弱无能,今天被这个打一拳,明天让那个踩一脚,遇到国际纠纷只能抗议,干嚷嚷,一点儿尊严都没有。

这时候,希特勒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了,他向德国人承诺:上台之后将解决失业问题,振兴经济,降低物价,增加国民福利,改变软弱的外交政策,用拳头说话,提高国际地位……在1932年的德国总统竞选中,纳粹的宣传机器开得飞起,大肆宣扬施政理念,开创性地使用了摄制影片的宣传方式,还动用飞机驮着小胡子到全国各地演讲,然而,希特勒最后还是败选了,只得到了36.8%的选票。

为啥承诺得这么好,还是成了败犬一条呢?很简单,德国人不傻,小胡子能吹,别的政党也能吹,彼此都是各种吹,各种承诺。对这一套,大家见多了,上台以前说得天花乱坠,上台之后都那个德性。想靠几句承诺就收买人心?省省吧。

然而,由于兴登堡决策失误,以及各个政党的各种撕,希特勒于1933年抓住漏洞,迅速上位,出任德国总理。当初参加竞选的时候,希特勒向德国人承诺了很多,大家也就是随便一听,但是,小胡子不一样,人家上台之后真的按照以前说的那样做了。

失业大军?少了。经济萎靡?有改善。飙升物价?降了。国民福利?增加了。软弱外交?强硬了。

普通人说到做到不算厉害,作为一个政客,居然能说到做到,这可很让人意外。很多希粉口口声声说希魔上台是因为得人心,是真枪实弹选上去的,其实这样说反而是贬低了他们敬爱的希魔,希魔是因为一系列阴差阳错的巧合才上位的,有这么一段时间,人家确实是得到了德国人的狂热支持和疯狂崇拜,不过那不是在上台之前,而是在上台之后,希魔不是靠嘴炮得人心,而是靠实实在在的“政绩”。

在那时候德国人的心目中,希特勒是一个真正的救世主。然而,谁能料到,这个救民于水火之中的救世主居然和日后将把德国带到万劫不复深渊的恶魔是同一个人呢?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个人崇拜狂潮当中,纳粹政权趁热打铁,逐渐建立起了20世纪最为令人战栗的集权主义政府。18世纪法国的著名政治家罗兰夫人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名言:“民主,多少罪恶借汝之名而行之。”这句话同样适合纳粹德国。

希特勒建立集权主义统治的时候,国内并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为了铲除异己,当时深得人心的希特勒因势利导地利用癫狂的民意和恐怖手段,从肉体上和精神上消灭了反对者。三番五次下来,几乎没有人敢再唱反调——你不是在跟希特勒作对,是在跟德意志帝国作对!你敢跟希特勒作对,但是你敢跟民意作对吗?

凭借对民意的玩弄,纳粹势力发展极为惊人,在1933年的3月,纳粹就强迫德国国会通过了《消灭人民和国家痛苦法》(看看这个名字,对民意的玩弄绝壁厉害)。根据这个法案的规定,由希特勒掌控的政府可以自行制定法律,即使是历史悠久的宪法也不得与之相抵触。啥意思?意思就是以后我想干啥就干啥,谁也管不着,这实际上是在为希特勒打造集权主义做铺垫。

随着纳粹政权的稳固和纳粹势力在各个社会角落的延伸,德国人慢慢反应过来了,他们这时候发现,虽然经济条件有所改善——实际上也没好到哪里去,具体可参考《第三帝国的兴亡》——但是大家都失去了政治权利。在希特勒上台的次年,也就是1934年,德国就进入了政治高压时代。此时,德国人的处境是矛盾的,要不就失去政治权利,要不就一声不吭地活下去。人毕竟都是现实的,两害相权取其轻,最终,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对纳粹政府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不主动,不拒绝,不排斥,不热心。

纳粹对德国民众的管控是全方位的,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它都能面面俱到地管住。如果你不吃饭不喝水不结婚不生子,那无所谓,如果你有作为一个人的正常需要,还想活得舒服一点儿,那你首先得入纳粹党或者五花八门的纳粹组织,只有先给自己贴上一个纳粹化的社会标签,你才有活得安定或者活得比较好的可能,否则一切免谈。

不过,这些协会不是你想入就能入的,如果说一声“希特勒万岁”就能入会,那得混进去多少“浑水摸鱼”的人!所以,入会是有限制的,你得先提交申请,接受纳粹的各种考察,入会还不算,别以为入会就万事大吉了,如果纳粹认为你有不轨迹象,可以随时把你开除。一旦被开除,你面临的后果就是灾难性的,饭碗也得跟着丢。

得难而贵之,得易而贱之,如此一来,进入纳粹组织的人更加会诚惶诚恐。不但如此,纳粹无孔不入的严格管控还催生了令人厌恶又恐惧的告密。

由于对纳粹的管制政策不满意,《格鲁恩邮报》的编辑韦尔克发了几句牢骚,说报刊的内容清汤寡水,都是因为宣传部的高压。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很快就传出去了,没过几天,这家报纸就受到了停刊三个月的处罚,可怜的韦尔克也被送到了集中营。威廉·夏伊勒在《柏林日记》当中记载过一件类似的事:二战期间,一个德军飞行员的母亲接到通知,说她的儿子已经阵亡。几天之后,她的几个朋友偷听英国广播时听到了一份战俘名单,她的儿子也在其中。于是,他们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惶恐不安,害怕把自己扯进去,转过头就告发,把朋友送到了监狱。

当不合拍的声音都消失的时候,剩下的就只有千篇一律的欺骗性宣传了,识字的人被各种各样的纳粹出版物刷脑,不识字的人则被各种各样的纳粹广播刷脑。因为经济条件有限,不可能让家家户户都有收音机,考虑到这一点的纳粹创造性地下达了集体收听广播的命令,上班的时候在厂房里有广播,下班的时候大街上也到处有大喇叭传出的广播声,你去吃饭饭店有广播,你去喝咖啡咖啡厅也有,你去散步公园里还有......就跟现在躲避不开的口水歌一样,让人烦不胜烦。

这是不是意味着德国人都能因此被洗脑呢?不见得,在集权主义的德国,纳粹不遗余力地欺骗民众,民众也是在虚与委蛇地欺骗纳粹,到底是谁在糊弄谁,那得两说。米尔顿·迈耶曾经在《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当中讲过这个问题,说到底,大家都是为了整口饭吃,随便大喇叭怎么吆喝,大家无非就是做做面子文章,糊弄一下。

对于纳粹帝国的罪恶,当时的德国人并不是一无所知,反犹、屠犹、集中营、种族灭绝.......他们都有耳闻,甚至是亲历,不过出于现实考虑,大家都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沉默,只要自己没事,别人的命又算得了什么,随便杀。但是,当自身安全出现危险的时候,德国人还是会反抗的。

很多人说希特勒对敌人残忍,对自己很好,其实这是扯淡。希魔搞种族灭绝的时候,可不是先从犹太人开刀的,而是从他口口声声热爱的纯种雅利安人开始的。从上台初期,希魔就先后炮制了一系列种族法,密谋推行种族净化计划,彻底屠灭雅利安人当中的老弱病残,在1938年和1939年,灭绝人性的人种优化计划紧锣密鼓地进行了。德国人一看,吓傻了,怒了,强烈反对,迫于舆论压力,希特勒终止了这个计划,至此,被屠灭的纯种雅利安人至少已达到6万,而按照希魔的设想,计划顺利进行的话,最终将屠灭600万雅利安人。

总而言之,德国人和纳粹之间本质上是一种利益互换关系,彼此之间并没有那种说得很夸张的掏心掏肺的认同,无非就是我做个表面文章讨你欢心,换一点点可怜的利益,让自己活得舒坦一些,只要不伤害到我的利益,你爱咋搞咋搞。1945年,纳粹灭亡,再也给不了德国人什么利益,德国人又受了这么长时间的高压腌臜气,当然会毫不犹豫地把希特勒一脚踢开。曾经,德国人把希特勒当成救世主,纳粹灭亡之后,大家的口径马上变了——我们是被迫的,我们是被欺骗的,我们是被恶魔裹挟着上了贼船。

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里讲过一个故事:苏联的一个高官讲话,讲完之后,所有的人都鼓掌,一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掌声一直在继续,大家面面相觑,双手酸痛,但是没有一个人停下来,终于,有一个人累了,放下双手,于是,大家马上把他揪出来,说这就是反动分子。故事说的不是德国人,但是跟德国人很贴切,纳粹执政期间,德国人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是在鼓掌。说了这么多,不是责备德国人,因为这不仅仅是德国人之恶,也是人性之恶。如果把今天的你我换成当时的德国人,不见得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北京离婚律师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