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后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本国库撑不过本月底赤字国债获准发行米保险

发布时间:2019-10-18 16:52:46 阅读: 来源:后桥厂家

日本国库撑不过本月底 “赤字国债”获准发行

于11月4日至5日在墨西哥召开的20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闭幕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列举了影响世界经济的几大风险,其中,欧洲对于相关政策执行不力以及美国财政的急剧紧缩被视为最大风险,而紧随其后的,便是日本的政府预算财源不足仍未获解决的问题,也就是所谓的日本版 财政悬崖 。

短期:政治对立造成政府财源枯竭

于上月29日开幕的日本第181次国会是场会期仅有33天的 临时国会 ,但它却肩负着一个重要使命:尽快通过允许国债发行的《特例公债法案》(下称《法案》),以避免日本财政出现枯竭。

日本曾因在二战时期大量发行 战争国债 而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出于反省,日本在1947年制定的《财政法》中明确规定:除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 建设国债 之外,国债是 基本不允许发行 的。因此,用于填充其他经费的 赤字国债 被视为 特例 ,且必须每年制定相关法律,并付诸国会表决通过后才可以发行。可以说,每年的《法案》是 赤字国债 发行的 准生证 。

根据已订的2013财年(2013年4月1日~2014年3月31日)的日本政府预算,总额约90.3兆日元的政府支出中有约44.2兆日元要依靠国债的发行来筹集,高过税收(约42.3兆日元)。而需要由国会通过《法案》才能发行的 赤字国债 则占了国债发行总额的八成以上(约38.3兆日元),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国会一天不通过《法案》,就有四成的政府支出的财源没有着落。

然而,由于朝野之间的严重对立,导致于9月8日闭幕的上一次国会即便长达229天,仍无法使《法案》获得通过而成为 废案 ,这才造成了本次临时国会必须在33天时间通过《法案》的紧张局面。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日本出现所谓 扭曲国会 现象后(即众议院占多数的执政党在参议院未过半),连续第2年发生《法案》大幅度被拖延的情况。

而相比起国会议程的紧张,日本财政的现实情况更为紧迫。2013财年的政府税收和 建设国债 筹集的财源已全部支出,如果国会不能尽快通过《法案》,日本的国库将于近期 见底 ,届时将有可能出现政府公务员工资停发甚至养老金等社会保障费用停发等社会危机。虽然为避免上述危机的发生,日本财务省已对政府支出作出了放缓执行或分期执行等 抑止措施 ,但根据财务省自己的测算,即便采取了上述措施,日本的国库也撑不过11月底。

日本财务大臣城岛光力在墨西哥出席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时,就反复 隔海 向日本国内喊话,称日本绝不能因为朝野对立的政治风险而造成经济的下行。

日本内阁府12日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日本今年三季度GDP环比下降0.9%(换算成年率为下降3.5%)。其中,出口额出现了5%的大幅度下降。有分析称,日本经济已经进入衰退阶段。对此,首相野田佳彦在当天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的答辩中表示,不佳的经济数据表明日本的经济情势已 十分严峻 。

然而,仍有理由对《法案》的通过保持乐观。根据日本媒体报道,执政党民主党同主要在野党自民党和公明党已于8日达成协议,三党将合作确保《法案》在15日获得国会众参两院的通过。

同时,为了避免此类由政治对立引发的财政危机频繁发生,三党已经达成意向,将对今后3个财年的 赤字国债 发行进行一次性通过,也就是说直到2015年,日本国会都不需再对《法案》进行表决了。

中长期:经常账户将现逆差?

有市场人士指出,由于国债发行迟缓而导致的 财政悬崖 危机不仅反映了日本政治对立过度,更有损市场对于日本政府管控国债能力的信心。然而,比起短期的财政危机,日本财政所面临的中长期结构性问题却更为棘手。

由于经济不景气的影响,日本政府的税收于1990年达到最高值之后开始逐年下降,而与此同时,财政支出方面却因为过剩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人口老龄化导致的社会保障支出增加而不断高涨。根据经合组织(OECD)公布的数据,从2009年起,日本财政赤字的GDP占比一直处于10%左右,为发达国家中最高水平。

因此,为确保国家正常运营,日本政府也越来越依赖国债的发行,并最终导致2009年出现了国债发行量高过税收的严重局面。

长年的财政赤字已使日本政府负债累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财政监测报告》显示,截至去年,日本的政府债务总额的GDP占比已经到229.6%,预计今年更将高达236.6%,这一数字是美国的一倍左右,甚至比意大利或西班牙等深陷欧债危机的国家都要严重。

然而,即便如此,日本国债价格也鲜有波动,利息也长期保持着发达国家中最低的水平。因为与发生债务危机的国家不同,日本国债的九成以上都是由日本的国内投资者所持有,而这一结构保持稳定的 大前提 ,就是日本的经常账户长年处于盈余状态。

经常账户盈余,意味着国内资金足以支撑日本的生产与消费等经济活动的需要,而一旦经常账户出现逆差,则意味着日本开始需要海外的资金来支撑国内的经济活动,那长期以来日本国内的剩余资金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购买消化日本国债,从而使日本国债得以稳定的这一体系也就不再成立了。

事实上,这一 大前提 目前就正面临崩溃的危险。日本财务省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2012财年上半年(4月至9月)的经常账户盈余比去年同期减少41.3%,为2.7兆日元,这是相关统计开始以来最少的一次。同时,作为经常账户组成内容之一的贸易收支,更是出现了2.6兆日元的逆差。

日本的经常账户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长年保持在10兆~20兆日元规模的盈余状态。但近年来,随着日本的贸易收支盈余逐年下降,并于2011年出现时隔31年的贸易逆差之后,有关经常账户前景的讨论也逐渐热络了起来。

目前,关于日本的经常账户何时出现逆差,市场上大致有 2015年以后出现 和 2020年以后出现 两种见解,但不论这一天何时到来, 日本将成为经常账户逆差的国家 ,这一经济结构的重大变化已不再是天方夜谭了。

一旦日本开始依赖海外的资金来消化国债,市场对于日本国债的安全忧虑势必增加,国债的利息就有上升的可能,而本已严重依赖国债发行的日本财政状况又将进一步恶化。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日本媒体报道,在实际的日本国债市场上,20年期国债与10年期国债间的利差已经扩大到史上最高水准,市场的担忧正逐渐成为事实。

黄立俊)

达尔文1号

重疾险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