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后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价上涨谁将退场化肥企业忧心忡忡-【新闻】中平树

发布时间:2021-04-20 13:09:51 阅读: 来源:后桥厂家

煤价上涨,谁将退场?化肥企业忧心忡忡

春节临近,对于内蒙古包头市雄狮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石白礼来说,这将是一个心酸的新年,他要抓紧时间赔钱卖掉一批碳铵,给辛苦了一年的兄弟们发工资让大家过年。埋在石白礼心中更大的痛是,这个曾经给当地农业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企业,在市场冲击下已经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这个在冰霜雨雪中煎熬的企业将迎来怎样的命运。

煤价再次上涨,让许多氮肥企业忧心忡忡,尿素企业的产业洗牌已成定局,而对于全国几百家小氮肥企业,在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夹击之下,迎接他们的将是生与死的考验。

一月的涨潮

1月17日,为期七天的全国煤炭合同汇总会在广西桂林结束,2007年中国煤炭价格普遍上涨已成定局,其中山西煤炭提价幅度最高,平均每吨上涨40元。从新年的第一个月,煤价已经开始涨潮。

据有关人士介绍,2007年全国冶金、化肥、炼焦等行业用煤合同已全部签订,非电煤平均涨价3%至5%。陕西煤价上涨20元,黑龙江煤价上涨25元,山西煤价涨幅最高,平均达到40元。中国五大电力集团电煤合同也基本签订完毕,电煤价格普遍上涨30元/吨左右。

煤价上涨对于任何人已经不是新闻,但是煤价上涨的速度的确让化肥产业“很揪心”。从尿素生产企业了解到,生产尿素用煤炭价格四年涨了五倍,在有些地方还不止这样的上涨幅度。由于煤炭价格已放开,无烟块煤价格从2002年的150元(吨价,下同)左右上涨到2003年的260—300元,2004年进一步上涨至400—510元,2005年又涨至500—600元以上,2006年上涨到800元,到目前,很多企业到厂价已经高达850元。国家虽然对化肥用煤采取过临时价格干预措施,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但化肥生产企业反映,虽然价格得到阶段性稳定但煤炭质量下降或供应得不到保障。从原料成本的角度算,一吨尿素中煤炭成本占到50%,也就是说煤价上涨200元,尿素成本就会上涨100元。尿素成本在煤炭价格的推动之下水涨船高,不谈企业利润,争取不赔钱已经成为许多企业的第一要务。

由于今年实施煤炭订货完全市场化改革,因此全国煤炭合同汇总会上,煤炭供求双方对煤炭价格上涨基本认同。华东煤炭销售联合体秘书长郑勇说,过去发电企业“抱团”垄断了价格话语权,今年所有合同都由煤炭销售企业和购买企业直接签订。中能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解居臣表示,煤炭企业如今拥有了价格话语权,电力企业只能接受煤炭价格上涨。对于一直比较高调的“电老虎”都是这样,而处在煤炭下游的化肥企业更是没有话语权,陕西一家大型尿素企业的老总表示,煤炭价格的市场化已经成为大趋势,煤炭涨价对化肥产业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但是谁也没有办法。

煤炭企业对于煤价上涨可以说出许多种理由,但是氮肥企业必须“从农业大局出发”,这没有任何可以回避的借口。

最后一条路

煤价一路走高,让氮肥企业陷入高成本的漩涡。许多企业表示,在成本的问题上氮肥企业永远都是处于被动,技术改造成为氮肥企业的最后一条路。

山西是全国******的煤场,而这里也是煤炭价格涨幅******的地区。山西丰喜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安民表示,许多尿素企业的煤炭价格已经上涨了每吨40元,这让生产企业的尿素成本已经达到了最高成本线,有的企业已经超过了成本线,面临亏损经营的境地。马安民认为,尿素产能增加成为支撑煤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全国性的尿素投资热潮让煤炭企业看到了在化肥产业的利好,所以对于尿素行业,煤炭企业不会轻易让步,所以煤炭的高价位一定还要维持一段时间。

马安民认为,从全行业行业来看,尿素企业目前只是微利甚至亏损的,亏损面已经达到了30%,这种局面与煤炭等能源的价格上涨密切相关。从企业内部挖潜,节能降耗、加大技改成为所有尿素企业最后的一条路。“中国的尿素企业就已经到了技术改变命运的关键时刻。”马安民这样说。

山东联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房敬表示,从1月1日开始,他们的用煤已经上涨了每吨40元,煤炭到价高达每吨850元。而目前的煤炭只有85%的利用率,15%的煤炭将以原料煤的价格被筛选为燃料煤,这些都是企业无法回避的成本。房敬认为,现在的煤炭价格已经让许多氮肥企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成本,然而,在电煤涨价之后,许多企业还将面对新一轮的电价上涨,电力企业不会自己去消化这些能源成本,成本向下游转移将成为他们必然的选择。所以,全面分析这次煤炭涨价,化肥企业迎来的将是煤价上涨与电价上涨的双重压力,这对于小企业而言,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关于氮肥企业的“最后一条路” ,房敬认为,在企业生产技术上做文章的确是唯一的选择。在氮肥行业,技术挖潜有余地,但是空间已经不大。

小氮肥的眼泪

煤炭价格上涨将在氮肥行业掀起更大的洗牌风暴,而小氮肥企业将成为产业大战的重灾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中,谁将在成本的重压之下黯然退场?

雄狮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石白礼,经历了一个小氮肥企业从国企改制到股份制民营企业的全过程,他带领着600多名兄弟苦心经营着这个碳铵企业,并让企业的产品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普遍认可,然而,在化肥产品多元化与国家化肥产业结构调整的冲击下,属于他们的蛋糕越来越小,这个企业的冬天终于来了。

石白礼介绍,他们企业的碳铵年产量15万吨,原来还可以,随着成本的不断上涨企业经营越来越难。他说,一吨碳铵中煤炭的成本要占到40%,现在的煤炭价格之下,他们已经是在赔本经营,一吨碳铵的成本440元,而他们现在的出厂价只有420元,有的企业甚至400元也在卖,企业已经没有更多的周转资金了,没有任何办法。石白礼表示,现在的碳铵企业要想通过技术降低成本已经没有空间了,技术改造是有极限的,他们的生产技术在华北地区的碳铵企业中应该算是最先进的,但还是没有能力来解决成本的难题。

“我必须承受这种压力,卖货给大家发钱,让大家过年啊。”石白礼的话语令人心酸。

在高昂的成本代价之下,许多小氮肥企业是在负债经营,甚至有一批曾经为地方农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企业已经黯然离去,小氮肥让化肥行业最先看到了市场竞争中的英雄泪。

专家指出,我国的化肥产业政策就是扶优扶强,优化产业结构,提高产业集中度,让没有竞争力的产品和企业逐步退出市场。这样的政策无疑会推动化肥产业的健康发展,但是,那些企业可以退出市场,企业中的人退向何处?他们身后的无数个家庭又将退向何处?

国家政策的出发点以行业为本,更要以人为本。简单淘汰不是化肥产业******的发展模式,兼并重组、注资转型等等,发现弱势企业或许已经很小的优势并将其充分发挥,我们应该学会找多种途径去拯救一个企业,一批企业。在高成本经营的市场环境中,化肥企业要学会自救,产业要学会理性地拯救。

电信

加油站

计算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