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后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快把我哥带走不不不还是快给我一个哥哥吧冯晓泉

发布时间:2020-10-18 15:36:28 阅读: 来源:后桥厂家

文 │ 刘肉英

“至少还有我呢,虽然不靠谱,但至少还能充个数吧。”这就是哥哥时分。

《快把我哥带走》中的冤家兄妹时分时秒终于突破次元被影视化,原条漫内容较少,也很难撑起30集X 45分钟的剧情。就目前已经更新的8集来看,从内容到人物角色,每一个细节都得到了放大,在保留原漫画人设和人物关系的基础之上,融入了更多温情和搞笑的元素。

相比条漫版的《快把我哥带走》,时分从原本的二货哥哥变成了在平时犯二,但是在关键时刻会做出感人举动的暖心哥哥,而时秒也从原本的简单暴力变成了偶尔会依赖哥哥、会撒娇的角色,妙妙、甄开心、万岁、万幸也同样都被丰富。

虽然有所改变,但庆幸的是,每一个角色的再创作都得到了原漫画粉和观众的认同。

在《快把我哥带走》播出之前,原漫画粉丝的圈层有限,并没有完全的大众化,相比之下,“韩国欧巴”类型的哥哥才是大众的,然而随着国情的变化以及应运而生的《快把我哥带走》影视化,亲哥哥的存在确实有能力去改变目前的现状。

好内容的穿透力

从最初的条漫到动漫,再到剧集内容和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的IP一路开发顺遂,原漫画作者幽·灵姐妹是一对双胞胎,而漫画中的内容有一些也源自作者姐妹俩的日常,条漫的内容相对简单也有限,怎么改呢?“我们反复去看原漫画,就在看到愚人节的那个点时,我们坚定了创作的起点,要在欢乐、搞笑又有点儿贱贱的剧情下去讲述一个守护和陪伴的故事。”《快把我哥带走》的制片人黄星说。

《快把我哥带走》一共30集,也是30个独立成章的故事,和之前观众已经习惯的长篇电视剧可能不太一样,观众会很快地进入《快把我哥带走》营造出来的世界里,然后发现时分时秒周围的或是狗血、虐心,或是温情绵长的故事。

近些年,已经有不少漫改剧作品播出,相比网文改编作品,漫改剧一方面要在内容上贴近并丰富原著,在选角上也有贴合原本的人物形象,如何突破圈层更是漫改剧需要考虑的内容之一。“门槛还是很高的。”黄星感叹,“但我们还是喜欢它的故事,而且年轻的受众也很喜欢,所以我们还是决定挑战一下,来把它改编成剧集作品。”

从目前更新的8集来看,《快把我哥带走》依旧是搞笑、温情的路线,有些剧情内容稍有生涩,但并不影响整体的观感,时分时秒兄妹都在上高中,剧中人物的也都是典型的00后代表。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00年之后出生的孩子更容易有兄弟姐妹,相比80/90年代的独生子女,00后更需要反应他们真实生活的内容。

兄弟姐妹情,其实更应该被广泛的传播,在《快把我哥带走》营造出的青春中,没有那些被演烂了的恋爱、出国、堕胎梗,有的就是简单真切的友情、亲情,以及不知如何表达的青春的暗恋和懵懂。

情感契合

原漫画中的时分最擅长的技能就是“坑妹”,而在剧中,坑妹之余,是时分对于妹妹的疼爱。大家都知道男生和女生在成长道路上的轨迹是完全不同的,在青春期时期,女生更成熟,男生则会有些幼稚。而在幼儿时期,男生的成长速度则会快于女生,年幼时,时秒因为父母离婚而崩溃时,是时分安慰了她,而两个人的高中阶段,明显时秒更会顾及哥哥的感受。

《快把我哥带走》的主演多为新人,时分的扮演者曾舜晞是剧中唯一一个表演经历颇为丰富的演员,再加上时分的人设从最初的坑妹被丰富成三分贱七分暖的模样,“圈妹”能力自不必说,松松垮垮的校服下,是时分倔强又有担当的肩膀。

时分身上常常发生这样无厘头的“坑妹”事件 ,但他“外怂心暖,嘴贱心软”的善良特质,还是让妹妹在关键时刻感受到了哥哥的关爱。例如,在时分时秒兄妹俩争夺自助餐劵的段落中,哥哥时分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和妹妹时秒的争夺,就让很多观众大呼“好暖”、“国家欠我一个哥哥”。

虽然时分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却没有养成自卑、敏感的个性,反倒是能够左右逢源的“横行学校”。曾舜晞饰演的时分,有着时下00后生动鲜活的青春气息,真实度高、代入感强。

日常生活中,时分与好哥们甄开心和万岁的CP搭档也为这部剧带来了另一种兄弟情的表达。他们不是《流星花园》中那种F4的友谊模式,而是在互怼互助互顶包之间诞生的“革命友谊”,买鸡腿、找电卡、吃煎饼,日常却不平常。

除此之外,时分身上还有惊人的厨艺技能加持,不少网友在弹幕中评论,“父母欠我一个时分一样的哥哥”。从目前可见的70104条弹幕中也能不难发现,除了对于剧中王可可的人物议论之外,大多数的观众都在许愿自己能有一个时分一样的哥哥。

时分时秒二人除了人设是兄妹之外,还需要在亲情层面有更深层次的渲染,例如漫画中兄妹头上标志性的呆毛儿就被还原到了剧中,再加上这对兄妹从小一起长大,他们经常拌嘴、打闹,时秒在面对暗恋的甄开心和哥哥时分时也有完全不同的表现,这种对比之下,亲情呼之欲出。

青春校园题材的又一次突破

“曾舜晞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有漫画感的人,但是因为之前他都是偶像角色,所以我们在选演员的时候心理也有一些忐忑,不知道一个精致的偶像类的演员能否演一个糙啦吧唧的时分。”据黄星回忆,其实曾舜晞能让人感受到他内心和外表完全不同的一面,“通过我们逐步深入的了解,以及导演和他探讨过人物之外,我们很快就定下了曾舜晞”。

“两位主演给了我们很多惊喜。”黄星感叹道,剧中角色和漫画的吻合程度很高,“除了曾舜晞是已经有过作品的演员之外,其他的我们真的用了4~5个月的时间,从三四百号新人里一点点选出来,每天都在实习、试妆、培训,其实这批演员并没有人气,但是身上总有不管是外形还是性格和特点能打动我们的地方。”

剧中的人设除了兄妹,就是兄弟、朋友、死党,这些人设关系如果没有长时间培养的话,对于新人演员来说可能演不出来那种感觉,“真的需要他们在私下里也非常地有默契,非常地熟悉”,于是开机之前,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都被招到组里一起生活、训练、玩耍。

在这样的情感培养下,才有了今天的《快把我哥带走》,相比于此前大火的《最好的我们》《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忽而今夏》等怀旧向的青春作品,《快把我哥带走》更注重当下正在经历青春生活的00后,不刻意去追求与观众的情感共鸣,而是在反应当下00后真正的价值观是什么。

除此之外,《快把我哥带走》也在尝试开拓00后之外的受众,所以剧中一些走心的段落中能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致敬段落,而这些致敬其实就是80/90年代青春记忆中的热血动漫,再加之原漫画剧情本身会有组着幽·灵自己的一些高中经历在其中,自然也能寻找到更多的情感共鸣。

《快把我哥带走》并没有完全去突破次元壁,而是找到了“2.5次元”的存在,剧中一些夸张的设计以及漫画的穿插都丝毫没有违和感,毕竟次元壁不是用来突破的,而是需要被更广阔的受众认同的。

小型三轮吸污车

钢板桩厂家

双登蓄电池

相关阅读